首页  »  淫荡人妻  »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27-28)作者:fxb747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27-28)作者:fxb74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1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姐姐的隐私
 
  纷乱思绪中的的魏鹏突然抬起头,嘴里呐呐的说『怎么会是辛生?这个人是 什么人?他怎么和庄慧认识的?以前就认识还是现在刚认识?我怎么不知道这么 个人?』魏鹏给张辉燿又打去电话,要他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把辛生的底细搞明白, 然后又给公司财务打电话,给张辉燿又汇过去一百万。外面已经黑天了黑暗中的 魏鹏不断的打着电话,不断的给一个又一个认识的人打电话,或是直接的或是旁 敲侧击的问着一些与辛生有关的事情。
 
  问了好多人也没有什么结果,看来还得等张辉燿的调查,魏鹏烦躁的走出酒 店,点上一颗烟,猛吸了几口后把烟蒂扔进雨中,抖直衣领走进了雨中,在雨中 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要去哪里?崔莹打来电话询问,回来后怎么在酒店没有 见到魏鹏,魏鹏搪塞的说在姐姐家。
 
  魏鹏挂上电话挥手打了个车说出了姐姐的住址。魏良云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浑 身湿透的魏鹏有些不解的把他拽进屋里,急急忙忙的让魏鹏先去洗个澡,然后就 跑进厨房去熬姜汤,虽然南方的天气不如北方的凉,但是在晚上被雨水浑身淋透 那也是会感冒的。
 
  在卫生间洗过澡后,魏鹏有些为难的问姐姐有没有男人穿的衣服或者睡袍什 么的,回答他的就是一阵白眼。魏良云一个人独居在泉水市,屋子里根本没有男 人的衣服,魏鹏只好为难的用卫生间的吹风机把内裤先吹干穿上,然后围着浴巾 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喝完姜汤然后说自己还没吃晚饭,魏良云又心疼的拍了拍他 的脸去厨房给魏鹏做饭。
 
  魏鹏赤裸着上身,坐在餐桌旁狼吞虎咽的吃着姐姐做的饭,魏良云一边往他 碗里夹菜一边疑惑的询问魏鹏为什么这么晚来她这里,而且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还淋了雨。魏鹏也不好对姐姐说自己的妻子出轨给他带绿帽子了,只好支支吾吾 的说是公司的事情,生意不顺利心里烦。、
 
  魏良云听到是弟弟生意上的事情也就不好多问,问了她也不懂,就单手托着 香腮出身的看着狼吞虎咽吃饭的弟弟。魏鹏身材不错,在非洲的三年自我流放让 他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古铜色,结实的胸肌加上随着吞咽微微蠕动的六块腹肌, 让他充满着阳刚之美,两条胳膊上隆起的块块肌肉看着那么刚强有力,魏良云不 由得看着有些痴。
 
  起身给魏鹏添了一碗饭,坐下的时候开玩笑的用手戳了戳魏鹏的胳膊笑着说 『你这小子怎么锻炼的,肌肉这么结实』,魏鹏听到姐姐的赞美有些显摆的举起 两条胳膊使劲的展示了一下两臂上隆起的肌肉。这个孩子办的炫耀动作让魏良云 一阵好笑,拍打了几下魏鹏的肩膀让他好好吃饭。
 
  吃过饭后魏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岗点上一颗烟就被姐姐从他嘴上拿了下来, 溺爱的轻轻打了他的肩膀一下说以后要他少抽烟。魏良云给弟弟倒了一杯茶,然 后转身去收拾餐桌上的碗筷。
 
  手里捧着茶杯魏鹏眼睛看着电视,脑子里却纷乱的想着庄慧的事情。魏良云 收拾好碗筷进了厨房洗刷完后又进了另一个卧室去给弟弟收拾床铺。从卧室出来 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魏鹏,见弟弟手捧着茶杯眼睛盯着电视,但是眼神却不像 是在看电视的样子,他手里的茶杯水是满的,不再冒着热气看来已经凉了。而魏 鹏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前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魏良云走过去从魏鹏手里拿过茶杯,半蹲在地上双手捧着弟弟的手说『小鹏, 到底你们公司出了什么事,让你这样魂不守舍,姐姐不懂生意上的事情,但是既 然事情发生了就要想办法去解决,你这个样子我好心疼,男人嘛就嗷有宽广的胸 怀,要豁达一些嘛,不要让一时的困难打倒了』
 
  姐姐的话让魏鹏从愣神中缓过来,他强颜欢笑的说『呵呵,没事,没事,都 是小事,我会解决的,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魏鹏说完心里一阵苦笑, 自己的老婆和外人有染,而且那个外人还是自己的生意死敌,试问哪个男人能心 胸开阔,豁达的起来吗?
 
  魏良云在家穿的是一身家居服,领口宽大,半蹲在地上的时候领子开的有些 大,魏鹏低头说话的时候正好看到内里的春光,姐姐衣服里面没有穿胸罩,两个 丰满的奶子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因为是魏良云半蹲着的原因,两个园滚的乳房被挤在一起,一条乳沟有些触 目惊心,乳头也是若隐若现,魏鹏看到后有些心猿意马,赶紧掩饰般的把手从姐 姐捧着的手里抽出站了起来,他把目光艰难的从魏良云的领口处挪开,看着四周 说『呵呵,这些画不错,你买的啊』
 
  看着弟弟突然的站起来魏良云有些吃惊,当她看到魏鹏有些躲闪的从她身上 移开的眼神时,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下意识的用手攥了攥领口,脸上有些微红 的也站了起来说『哦,嗯,是啊,买的』
 
  两人说完以后就有些卡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魏良云心里一阵懊恼,自己 在家这么穿衣服都习惯了,今天忘记了自己里面没带胸罩,刚才的事情好糗哦, 不过想想对方是自己的弟弟也就没再尴尬,她朝还在四处打量的魏鹏说『时间也 不早了,卧室我收拾好了,睡吧,什么事情也别想了,好好睡一觉,什么事情明 天再说啦』
 
  听到姐姐的话语魏鹏转过头嗯了一声说『知道啦,没事,你弟弟是谁,放心 吧,我去睡觉啦啊,你也早睡』说完就轻轻的拥抱了一下魏良云,弟弟突然的拥 抱让她没有思想准备,两手张开着不知道如何是好。魏鹏这个拥抱也下意识的, 他现在心里感到很孤独,就像一个迷茫的孩子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亲人就在身 前,自然而然的就拥抱了姐姐。
 
  魏良云愣了一霎,双手慢慢的放在了弟弟的背上,魏鹏轻轻拍了拍怀里姐姐 的背瓮声瓮气的说『姐,我和妈都在S市,你现在也离婚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何苦呢?要不我回去后在那里给你找个工作的地方吧,你来我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我现在主要是做生意,不缺钱的,你过去后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听到弟弟的话魏良云把头靠在弟弟的胸膛上,鼻子里呼吸着男性的气息心里 有些异动,这种感觉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羞怯,两手摩挲着弟弟的背,想 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个依靠时有些伤心,就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魏鹏感觉姐姐点头了就高兴的捧着魏良云的脑袋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往自 己的卧室走去。
 
  魏良云看到弟弟高兴的往卧室走样子噗嗤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想到 刚才自己心里的异样时脸颊瞬间红了起来。然后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走进卫生间 把魏鹏湿透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里。
 
  衣服洗好以后,魏良云把衣服拿到客厅里,找来了几把椅子把衣服搭在上面 晾着。做完这些后捏着脖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辗转的睡不着,离婚都 快一年了,自己就是这样孤独的过着一个个的夜晚,弟弟的到来让她高兴的同时 也勾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些事她一直都不想去回忆。
 
  自己的父亲,那个畜生在自己十八岁那年强奸了她,自己的母亲总是风骚的 在外面花天酒地,对她不闻不问,那个痛苦的时候也只有这个弟弟用还显单薄的 臂膀拥抱着哭泣的自己,后来为了躲避禽兽的父亲她远走他乡求学,很少回家也 不愿意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还是弟弟总是给她写信嘘寒问暖。
 
  随着年龄的长大自己从阴影中慢慢走出来,找了个男朋友后曾高兴的告诉了 魏鹏,可是那段时间魏鹏竟然没有再联系她,当她打电话询问的时候,魏鹏却第 一次朝她发火了,在电话里大喊大叫说不要姐姐找男朋友,他会照顾姐姐一辈子, 他以后会取姐姐当老婆。
 
  在被窝里想到弟弟那时的孩子气时,魏良云轻轻的笑了,这个傻弟弟当时的 做法好可笑好可爱,记得自己结婚那天弟弟坐了三天的火车到了她结婚的地方来 祝贺她。那天魏鹏喝醉了,喝得鼎铭大醉,抱着自己又哭又笑,一个劲的嘟囔着 他会娶姐姐,他会赚好多好多钱让姐姐过上幸福生活,惹的自己的丈夫一阵埋怨, 还为此质疑过自己。
 
  唉,现在自己也快老了,弟弟也长大了,那个可爱的傻弟弟就在旁边,今晚 他说他会保护自己,想想好温馨,呵呵。脑子里想着弟弟的从前和现在,心里满 满的都是知足,等弟弟回去给自己找到工作后就搬过去和妈妈一起住也不错,想 到自己的母亲时她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
 
  今天是自己排卵的日子,今晚看到弟弟那阳刚的男性身体有些心猿意马,想 男人了,离婚一年多了,自己这具身体正是需求旺盛的年纪,她是医生对这个并 不避讳,人有这样的生理反应很正常,不管男人女人,这是几十万年进化的结果, 这样的反应是基因里带着的,是每个生物需要传宗接代的密码,违背不了。 
  只不过是人在进化的过程中产生了文明,产生了羞耻感和人伦,所以对近亲 的身体接触划成了来禁区,远古乃至近代近亲的乱伦屡禁不止,就是因为这种进 化的异性相吸让人欲罢不能,因此才有了历史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乱伦。
 
  魏良云脑子里胡乱者想着这些事情,身体产生了反应,胸前的两个乳房有些 鼓胀,两个乳头随着身子的辗转摩擦着毛毯,一丝丝的刺激感觉若隐若现,生殖 器已经有些湿润,内裤穿在身上黏黏的不舒服,于是她脱下内裤扔到了地上,舒 爽的伸了个懒腰,皱着眉头起身拿七纸巾擦了擦带着粘液的阴户。
 
  光着的身子在毛毯底下越发的滚烫,对异性的渴望让她使劲的搓着双腿,越 是想闭上眼睛赶紧睡觉,脑子里魏鹏那雄壮有力的男性身体越发的清晰,轻轻的 啐了一口后把床头的等关上了。黑暗中越发的睡不着。手慢慢的伸到两腿之间, 当手按到阴帝上的时候,一阵愉悦了传遍全身,越搓越痒,越弄越想弄,欲罢不 能,脑子里想着男性的身体,她把手指伸进了阴道里。
 
              第二十八章噩梦
 
  淫水打湿了插进阴道里的手指,好难受。她在黑暗中起身,把放在床上的睡 衣胡乱的往地上一扔就打开了电脑,点开里面的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一些平时下 载的A片,点开后里面的画面出现了男人撕扯女人衣服的画面,然后就男人跪在 女人两腿间在舔弄女人的生殖器。
 
  刺激的画面让魏良云呼吸急促起来,随着画面的镜头快速的搓弄着自己的阴 帝,当画面里男人把阳具插进女人阴道的时候,魏良云嘤咛一声有些瘫软的看着 画面,视频里抽插的画面和男人女人的喘息声,刺激着她的心脏砰砰狂跳。 
  回身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假阳具,在湿的一塌糊涂的阴户上摩擦 了几下,身体后仰把两条修长的大腿放到电脑桌上,大大的张开,握着假阳具慢 慢的插进了阴道里,慢慢的抽插几下让紧窄的阴道慢慢适应了假阳具的侵入以后, 快速的拖出插入了起来。
 
  魏鹏进了卧室把身体扔在床上,仰躺着,睁着眼睛,卧室的灯也懒得开,就 在黑暗中想着庄慧的事情,脑子里一会儿是庄慧的温柔笑容,一会儿是他与妻子 做爱时庄慧的媚态和浪笑,一会儿又是儿子与庄慧淫乱的画面,一会儿脑海里出 现了妻子与人淫乱的画面,当想到妻子在别的男人胯下辗转承欢时,他握紧了拳 头。
 
  脑子里又响起张辉燿打电话告诉他的声音『鹏哥,嫂子好像有些事瞒着你, 她……她……昨晚和一个男人进了酒店,那个男人竟然是你让我调查的那个香港 老板,辛生……他们在酒店待了一晚上』
 
  『他妈的……他妈的……』魏鹏愤怒的握着拳捶打着床铺一边低声的咒骂着, 胸膛里的怒火无处发泄,让他暴怒异常。他躺在床上一会儿愤怒一会儿伤心也不 知道折腾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庄慧的身体躺在床上,双手掰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嘴里咯咯的浪笑着,一个 男人正在卖力的趴在她的身上抽插,那呻吟声连绵起伏,让人听了血脉喷涨,男 人的脸很模糊,一会儿时自己一会儿又是儿子,忽的又成了辛生,魏鹏愤怒的拿 着手里的匕首跑过去,一刀捅进了男人的身体。
 
  一刀还不解恨,拔出带血的匕首,一刀一刀的捅在那个男人身上,男人似乎 不知道疼痛,转头看着魏鹏『爸爸,爸爸,你为什么要杀我……』魏鹏有些不解, 那个男人不是辛生吗?他看着自己手里还在滴血的尖刀,有些难以理解眼前的画 面,儿子慢慢倒下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嘴角带着讽刺的微笑又站了起来。
 
  赤裸着身体,用手握着阳具走到妻子面前,把阳具插进了妻子的嘴里,男人 的脸又变成了那个辛生的模样,庄慧还在咯咯的浪笑着,温顺的给男人口交连看 也不开呆在一边的丈夫,『为什么?为什么?……』魏鹏走向前用手抽打着妻子 头狂喊着,庄慧吐出嘴里的肉棒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发狂的丈夫,满脸的不屑和 冷漠。
 
  猛的睁开眼睛,魏鹏张着嘴大口的呼吸着,原来是做了个梦,浑身已经大汗 淋漓,梦中的画面是那么清晰可见,魏鹏坐了起来,想抽颗烟,才想起烟在客厅 里的茶几上,苦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搓了搓狰狞的脸,走出了卧室。
 
  他摸黑绕过客厅里晾着衣服的椅子,来到茶几旁拿起香烟抽出一支刚要点上,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呻吟的声音,侧过头看看了声音传出的地方,竟然是魏良 云的卧室,抑制不住好奇轻轻走到姐姐的卧室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卧室里 传出姐姐低声愉悦的呻吟声,好像还有男人和另一个女人隐约的喘息声,两种声 音好像不是一回事。
 
  贴着耳朵静静的听了一段时间,他明白了这是姐姐在看着视频自慰,这种感 觉让他感到很兴奋,姐姐温文尔雅的形象和此时耳中听到的声音起了冲突,呼吸 随着偷听有些粗重,心跳也加快了起来,胯下的阳具也起来反应,听了一会儿卧 室里的魏良云一声低低的长吟后,只剩下了视频里男女的喊叫声。
 
  魏鹏在脑子里想象着姐姐卧室中的旖旎画面有些痴了,听不到姐姐的声音了, 大概姐姐自慰的高潮了,他在心里想着。过了一会儿耳中传来一阵杂声,是桌椅 的碰触和关电脑的声音,魏鹏慢慢的直起腰,慢慢的往后退,『嘭』一声很大声 音响了起来。
 
  声音是椅子倒地发出的,魏鹏下意识的转身要扶倒地的椅子,可是身子转的 太快又撞倒了另一个椅子,又是『嘭』的一声响了起来。魏良云在卧室里刚关上 电脑抬起脚步,就听到门外很大的一个响声,就想都没想的拉开了卧室的门,刚 打开卧室门又是一声响传了过来。
 
  她就下意识的大喝了一句『谁』当卧室里昏暗的灯光,照在了只穿着内裤, 尴尬站在那里的魏鹏时『啊』的又喊了一声,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自己在 这里住了小半年了,平时在家不穿衣服也习惯了,今天她自慰完了想去卫生间洗 洗,脑袋短路的忘记了弟弟还在自己家里。
 
  喊完后就惊慌羞愧的快速转身,想把卧室的门闭上,慌乱中双脚踩到了地上 的睡衣,一只脚踩到了睡衣的带子上,一只脚却迈进了带子里,就像双脚踩着鞋 带一样身体重心不稳往地上倒了下去。
 
  嘴里一阵惊呼,双手胡乱的在空中想抓住什么,什么也抓不到。身子快速的 往一边倒去。魏鹏尴尬站在那里,卧室的门打开后,借着卧室台灯昏暗的灯光, 他看到一具雪白的躯体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此时在这里干 什么姐姐一定明白了,丢人啊。
 
  耳中听到姐姐喊谁,张了张嘴还没有回答,就听到姐姐啊的一声慌乱的转身, 赤裸的身子却往地上倒了下去,他想也没想的就一个大跨步,伸手揽住了快要触 地的裸体。入手的身子很滑,很香,身上好像还有些滑腻腻,大概是刚才姐姐自 慰的时候出了细汗。
 
  魏鹏脑子里抱着姐姐的裸体旖旎的想着,魏接住姐姐的时候身体也倒在了地 上,他下意识的把姐姐抱在怀里急声的询问『摔着了没有……摔着了没有……没 事吧』
 
  魏良云此时死的心都有了,这叫什么事,自己这样赤身裸体的躺在弟弟怀里, 更要命的事弟弟也光着身子,而……而……他胯下还高高的勃起着,她大概明白 了,弟弟在卧室的外面什么都听到了,也许还听了好久。
 
  两人尴尬的包子一起,耳边听到弟弟关切的询问,她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 『没事的,小鹏你扶我起来啊』魏鹏哦了一声坐起来扶着魏良云慢慢站了起来。 起身的时候魏鹏勃起的阳具不小心碰到了姐姐裸露的大腿上,魏良云惊吓一般的 往后一退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魏鹏又急忙伸出手揽住姐姐嘴里喊着小心小心,魏良云看到弟弟又揽住了自 己,就嘤咛一声慌乱的挣脱开弟弟的怀抱,快速的跑到床上拉过毛毯,把自己埋 在了里面。她把身子和脑袋盖在毛毯里,羞愧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恼羞成怒的大 声哭泣着喊道『小鹏,你出去,你出去啊』
 
  站在那里苦笑的魏鹏有些无奈,这事弄的有些复杂,如果不是自己偷听也不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听到姐姐的喊声转过身往外走,往外走的时候眼睛瞥见了电 脑椅上的一片水渍,还有电脑桌上湿滑的假阳具,他苦笑着摇摇头走出了卧室轻 轻的带上房门。
 
  回到自己的卧室,魏鹏点上烟慢慢的抽着,他甚至想到是不是现在就穿上湿 漉漉的衣服回酒店,免得明天早上见到姐姐会很尴尬,一颗烟还没抽完,卧室的 门轻轻的敲响了,打开门姐姐穿着睡衣眼睛有些红红的站在那里,脸上还带着泪 花抽泣着。
 
  魏鹏挠挠头不知道说什么,魏良云张开双臂抱着魏鹏把头埋在弟弟的胸膛上 又抽泣了起来,魏鹏被姐姐突然的拥抱搞的有些措手不及,张着双臂不知如何是 好,当听到怀里姐姐的抽泣时,心疼的用手抚着她的秀发嘴里安慰着『不哭,不 哭,没事,没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哭泣的魏良云,嘴里只好来回的念叨着 这几个字。
 
  卧室的灯打开了,魏良云盖着毯子躺在魏鹏的床上,魏鹏则半躺着靠在床头 上,一只手揽着趴在他胸膛上的姐姐,一只手抚弄着姐姐如丝的秀发,魏良云闭 着眼睛侧脸靠在弟弟的胸膛上,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刚才的尴尬慢慢的过去了, 两人就这样很自然的相拥着,慢慢的说着话,就像小时候一样。
 
  『……姐就是这么过到现在的,离婚以后你那个王八蛋姐夫和他情妇去了东 北,就再也没了联系』魏良云低声的和魏鹏说着自己过往。有些是魏鹏知道的有 些是不知道的。
 
  『嗯,你太要强,这些事也不告诉我,我如果知道这些,早让人打断那个王 八蛋的腿了』魏鹏半闭着眼睛恨恨的说道。
 
  『没必要,谁离了谁也一样过,我现在不时过的好好的嘛』魏良云抬起头看 了一眼魏鹏说道。
 
  『哼,谁让我姐不痛快我就让谁不痛快』魏鹏听到姐姐的话后还是一副发狠 的样子。
 
  魏良云又把头靠在弟弟的胸膛上,闭上眼睛幽幽的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现在一切都能自理,有什么啊,除了……除了……刚才你看到的……反正…… 唉……就这么过吧』
 
  魏鹏听到姐姐为难的声音有些难过,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起身捧起姐姐的 脸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姐,你跟着我吧,我照顾你,我……我……喜欢你』 魏良云看到魏鹏的模样又想起弟弟以前说娶自己当老婆的话,咯咯的笑了起来。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狠狠撸 狠狠干 狠狠淫 淫淫网 奇米 哥哥干 姐姐骚 妹妹色 强奸乱伦 奇米影视 奇米色 奇米网 奇米播放器 奇米影视首页] 版权所有 © 2013-2017 【广告合作:i19iiii@163.com】